Gluaki

Draw Your Life

又是踩点开始写生贺的一年。

甚至不能说是正经生贺,反而越写越像工作报告或者年终总结或者别的什么类似的东西。


24岁的时候是曝光率不高的年男。

25岁的开端有月九的重要角色。


我真的词穷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会比较好,刚饭的时候满腔热血想写什么想做点什么的那段时间过了太久,其实每年每年在推上翻来覆去的都只发那几句,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これからもずっと応援しますねありがとう。

今年是生きて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う。

真的是在发自内心感谢中岛裕翔,为数不多的生存动力和奋斗源泉。

是毫无保留毫不隐蔽的喜欢,是喝醉了还要一直说我好爱中岛裕翔的喜欢。


越追越没追求,之前都在说你要跨过所...

这是我的!!!!人和画都是我的!!!!!(疯狂宣示主权

呜呜呜我爱我离宝(猫猫大哭.gif

SHIO:

 @Gluaki 😚

夢から覚めて、恋に落ちる

给年老师,不要不开心,爱你XD

BGM:世界は恋に落ちている


“大ちゃん。”

“嗯?”


中岛无意识转了两圈手中的笔,在练习册的题目上划了一道无意义的线,坐在旁边的有冈由于他刚刚的突发奇想而抬起了头,看向他的侧脸——目光有点太专注了,糟糕。

“就、那个、s……”

“???”

好き的す才发了一个音,中岛就已经开始临阵退缩,青春期过快的发育让他这段时间都不太舒服,像块突然被抻长的面团,还残留着儿时的软,偏偏又带上了少年独有的清隽挺拔,声音也和原来太不相同。

虽然和有冈朝夕相对,但忽然发现了自己变化的他已经找不到原来和对方...

Ultimate - Story.0

“夜礼服假面!”

“……哈?”

“你已经被包围了,请放下武器,双手举过头顶,否则我方将会率先使用武力手段!”


被称为夜礼服假面的男性扶了扶面具,几乎覆盖了大半张脸、精致复杂的铁质面具恰到好处地留出了嘴唇形状,略微厚的嘴唇轻佻地钩起一个笑,和镂空花纹相得益彰,让人眼花缭乱。

“就凭你么?”

“你是在质疑我?”

“诶,我可没这么说。”夜礼服假面先生今天的装备似乎不太齐全,全身上下最精美的地方只有那张似乎花了重金打造的面具,传闻中的怪盗三件套——礼服、面具、高筒靴只有三分之一,圆形的黑色渔夫帽斜扣在头上,试图将自己伪装成一顶帅气成熟的高定缎面礼帽(显然失败了),随便套着的...

とりになる

给刚拔智齿的 @SHIO ,一小颗糖


说起来有点抱歉,他是一只对猫过敏的猫。


“所以你才会成为我的朋友吗。”金毛的尾巴摆了摆,耷拉下来,“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身边应该会围着很多小母猫吧,毕竟Haz这么漂亮。”

“我们成为朋友只是因为Tom是Tom啊。”他耐心地解释着,眯着眼睛翻到太阳底下,懒洋洋地伸长了毛茸茸的身体,“就算你是只鸟我也会喜欢你的。”

“那我一定在小鸟里很不受欢迎。”

Tom跟着Haz一起躺在地上打滚,太阳晒在身上实在太舒服了,脏一点儿也没关系,反正自己的主人只会笑得有点困扰地埋怨他你又偷...

どこが「前」なのは、自分が決める
© Gluaki | Powered by LOFTER